Financial

“我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 两钓友被困江心 可燃冰试采关井

陕籍北大才子辞公职卖猪肉 称卖好猪肉也算为校争光   陆步轩被称为“中国最出名的屠夫”,过去10年间的每个时间段,他都在被消费、被解读。   在体制内挣扎了13年,这一次,陆步轩选择离开官场。“之前还担心离开了体制内的铁饭碗会有些失落,现在感觉倒是一身轻松。”昨天上午10时,一身“屠夫”装扮的陆步轩出现在广州东山肉菜市场。手起刀落,排骨被他利索地从一块大肥肉上剔了下来,切面平滑。   陆步轩今年50岁了,皮肤黝黑,一副厚片眼镜,一件松垮垮的短袖衬衫。得知“北大屠夫”在这家肉菜市场卖猪肉,很多群众也过来围观。   文 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姜媚   图 广州日报记者杨耀烨   陆步轩烟瘾很大,一天差不多要抽两包烟。采访刚刚结束,他赶紧点上一根烟。“憋死我了。”经过10年和媒体打交道,陆步轩面对各路记者,早已轻车熟路。他边和记者介绍“屠夫”,还不忘招呼女记者坐下喝茶。   重操旧业来穗卖猪肉   陆步轩不怎么会用手机,连微信都是在友人的再三催促下、由女儿帮他装好的。他从来没有在朋友圈发过原创内容,“手机嘛,能打电话能发短信就行。”陆步轩手拿着一部酷派,屏幕都碎了一半。   1989年,陆步轩毕业。后来他被分配到一个濒临破产的柴油机企业,他向周围的工人打听,原来工人们已经半年发不出工资了,他非常失望,上午报到,下午就走了。后来,北大的文凭让他顺利进入县计经委,干起了给领导当秘书的活儿。   1992年,陆步轩决定下海。由当地县计经委牵头,陆步轩跟着一起办了一个化工厂。但没想到这又是一个火坑。“单位是靠收管理费过日子,管理费收不上来,日子就难过。没想到我下海头一遭就糟了。欠下的十多万元外债。”   出名是个意外   陆步轩虽然因为“北大屠夫”的身份成名,但成为屠夫却是偶然。“卖猪肉投入成本最低,当天进货当天卖,不需要本钱。我老婆有个同学是卖猪肉的,我打听了解到,只需要工具,像案板、冰箱、绞肉机,投资比较少,就几千块钱就行了。”   陆步轩说,开始卖猪肉时特别怕见到熟人,就去了一个熟人少的地方冒充文盲。当时他的猪肉摊旁边有个小商店,他经常去里面买酒买烟,从来不买书报,就是希望老板印象中的他没文化。   2001年年底,否极泰来。陆步轩盘下了老家一个28平方米的铺子卖肉,因为位置好,刚开业就火得一塌糊涂。在短短两年时间内,陆步轩赚了200万元。   2003年,陆步轩的一位高中同学在当地一家机械厂当厂长,生产切肉机,他把机器推荐给陆步轩使用。这位同学后来找当地一家电视台过来拍广告片,并跟电视台的人说,他的一位同学,北大毕业的,在卖猪肉,用的就是这款切肉机。“北大才子西安街头卖猪肉”,这条新闻经过西安电视台报道后,陆步轩火了,他的“眼镜肉铺”每天都有人排长队买猪肉,很多人甚至因为排队太久而打架。后来,陆步轩对每天卖的猪肉进行限额,每天只卖不超过15头猪。“我就这么成名了。”陆步轩摊着双手说。   初当公务员工资1000元   2004年,陆步轩被调入长安县(现为长安区)县方志办工作,成为一名公务员,当时工资是1000元,到2016年9月他离职时,工资是5000元。   2008年,正谋划布局土猪生意的陈生邀请陆步轩来广州玩,陈生问他做土猪肉的前景怎么样,陆步轩直肠子:“我不看好。”   但后来他发现,越来越多人开始搞“土”玩意:土鸡、土鸡蛋、土猪,很多城里人甚至周末开几个小时车到乡下吃土鸡,他才意识到,土猪可能有戏。   卖好猪肉也算为校争光   此前,陆步轩始终没有辞去公职:“公务员象征着社会的认同,而且很稳定,在老家,这就是面子。不谦虚地说,我的水平比别人高出一截。别人要改三四遍的东西,我一遍就能过。”   但很快,陆步轩发现,县地方志也是个“小江湖”,并不好混,“我觉得自己是个文化人,应该搞出点东西来,结果在那边,我们这个地方志,是最低一级的。”生性随意的陆步轩很不习惯官场的这一套,他平时见了领导都是躲着走的。如今,他已经在县方志办办理了离职手续,将重操旧业,在广州卖猪肉。   陆步轩说,过去13年,“北大才子”的身份像一个枷锁,自己被困在了其中。直到现在,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好多人把我当成一个另类就业的典型,其实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典型受到大家的关注,如果我能把猪肉卖好,也算为母校争了光。”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