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

有时尚意识的城市年轻人群――明日的中高端消费者――对像“花花公子”这样的“高调”品牌日益失去兴趣 中巴官兵纪念建军 可燃冰试采关井

外媒:《花花公子》摒弃性元素 押注中国年轻读者-搜狐新闻 花花公子网站(资料图片)   参考消息网2月18日报道美媒称,2月12日3-4月一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在报摊出售,这是它首次不包含刊登全裸照片的中间插页,而《花花公子》杂志正是以裸体照片插页闻名于世。人们广泛认为此举是因为该公司重新关注中国。在中国,色情书刊和《花花公子》杂志,都是被严令禁止的。《花花公子》杂志的全球授权主管马特?诺德比说:“我们希望在中国扩张,吸引更年轻的一代人。”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月15日报道称,尽管美国人也许最终是阅读《花花公子》上的文章,可是在中国,买不到该杂志。反而,通过授权其商标可以用在其他产品上:化妆品、香水、内衣、休闲服饰、时尚配饰、箱包等等。《花花公子》企业公司的收入中约有40%来自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2014年其收入超过5亿美元。该公司称,结果是,其兔子图案的商标是全世界认知度最高的标志之一,与耐克公司的商标齐名。据2015年《华尔街日报》报道,市场研究公司佩恩-舍恩-伯兰公司发现,“花花公子”品牌在中国消费者中的认知度高达97%。   自从近三十年前进入中国市场以来,《花花公子》企业公司努力消除该品牌附带的任何淫秽色彩。它强调其最初定位是休闲与生活方式的引领者。   《花花公子》利用1999年兔年,派创始人之女克丽丝蒂?赫夫纳与中国官员及零售商会面。克丽丝蒂?赫夫纳于1988年接替其父,成为首席执行官。到2003年,《花花公子》拥有大约650家零售店,以及好几家大陆商店,并为其超高的品牌认知度引以为豪。一位要求匿名的前销售代理商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其作为‘虚假’外国品牌的身份,这有助于其进入特定的销售渠道。”中国的大型超市及商场青睐外国品牌,因为它们会抬高定价水平,支付比国内品牌更多的租金,以及吸引消费者。   “受教育程度更高的人群清楚意识到,‘花花公子’是‘假外国’品牌,会避免买它。”然而,尽管“花花公子”的声望也许一直在下降,可是其利润并没有下降。   《花花公子》必须要明白的一件事是:试图在中国将品牌升级的尝试通常会事与愿违:比如,想想赫夫纳2004年发出的宏伟宣言,在中国,“兔子又回来了”。此前,该公司曾在中国创办了“花花公子俱乐部”。它与一家上海公司合作,创办了一栋多层娱乐中心,针对“年龄在三四十岁富有的成功人士”,里面有三家餐厅、舞厅、SPA会所、酒吧以及雪茄馆。这又是一项授权协议,“花花公子”预计仅在第一年利润就可达数百万美元。   要引入奢华的“花花公子俱乐部”,几乎是无望的;2004年的首次尝试搞砸了,中国的道德和监管环境比2004年更加严峻。除此之外,如今,有时尚意识的城市年轻人群――明日的中高端消费者――对像“花花公子”这样的“高调”品牌日益失去兴趣,更青睐小众的奢侈品牌和俱乐部,对国内和国外品牌均如此。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