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 Entertainment

许经理不住摇头 台湾宪兵被砍伤 靳东回应人设崩塌

常州一小区遭遇建筑垃圾围城 居民如“井底之蛙” 小区西、南两个方向,已被一座“L”型的建筑垃圾山所包围。   家住常州经开区遥观镇剑苑小区的市民老彭是个热心人。剑苑小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建造的居民小区,居民主要是当时的常州二药厂、武进二院等单位的职工,因年代久远,老彭对开裂的墙壁、松动的墙根都忧心忡忡。更让他堵心的是,小区西、南两个方向,已被一座“L”型的建筑垃圾山所包围,这座山如今高出居民楼的一楼,西南角的居民如同“井底之蛙”,倍感压抑。   记者目击   11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河苑路的剑苑小区。小区有30多幢居民楼,还有部分民房。整个小区的西、南两个方向,已经被一座建筑垃圾山包围。这座垃圾山就位于湖港名居小区的北侧,四周设有围墙和大门,大门上用红漆写着“严禁门外倒垃圾,违者罚款100元 车”。记者从敞开的大门进入,发现这处垃圾场没有工作人员,向西有一条建筑垃圾堆起来的小路,向东全是连绵的建筑垃圾堆,最高处目测有五六米。西侧垃圾山与小区仅一条2米左右的小路之隔,南侧垃圾山与剑苑小区的民房也不过四五米。整个垃圾场占地约3000平方米,在部分垃圾上,有绿色的网布覆盖(如图)。采访中,湖港名居业主王先生告诉记者,这座垃圾山不仅影响剑苑小区,湖港名居的业主也深受其害。“家里北窗都不怎么敢开,怕灰进来,朋友来做客,看到一大堆垃圾嘴上不说,心里咋想。”   围城之苦   记者来到剑苑小区,西南角的26、31、32、33、34幢部分居民纷纷围过来。老彭说,垃圾场所在的地原先是民房和河流,后被拆迁、填平成荒地。今年上半年,垃圾场所在的地方还主要是菜田,东南侧有少量建筑垃圾,但从今年7月开始,不断有变型拖拉机、卡车将一车车的建筑装潢垃圾运来,倾倒在垃圾场大门内,然后再由挖掘机将垃圾满满往北、往东推,3个多月后西南角的居民们发现,家门口的垃圾山已经将他们包围。“从7月他们倒垃圾开始,我们就不断向遥观镇剑苑社区反映,社区干部每次都说向上反映,但垃圾倾倒根本没停。”老彭说,9月,居民实在无法忍受,向媒体反映了情况,当时遥观镇相关负责人在电视里表态,限定时间让垃圾场管理方清除干净,然而1个月过去了,除了倒的量少了,车子变小了,问题并未解决。   居民虞女士的孩子才7个月大,却饱受垃圾围城之苦。“晴天不敢出来,雨天不能出来,在家里还得关着窗,就这样孩子还是三天两头咳嗽。”虞女士的家人给记者看了一段手机视频,是夏天时一辆挖掘机在垃圾山上挖、推垃圾,腾起的灰尘如同大雾一般,场面惊人。居民说,西南角的100多户人家受害最重,家里除了扫不干净的灰,还有蛇虫侵袭。因为建筑垃圾层层堆叠,导致家里各种爬虫增多。 小区西、南两个方向,已被一座“L”型的建筑垃圾山所包围。   垃圾何来   在居民指点下,记者来到与湖港名居一路之隔的湖港名城物业。物业许经理坦承,垃圾场堆放的垃圾主要是湖港名城的装修垃圾,不过现在装修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明都酒店的少量装修垃圾需要堆放。   “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问过政府,说没有建筑垃圾消纳场所,我们老总几乎问遍了周边的村子,都说没有地方能填,没办法呀!”许经理说,湖港名城交付前后,也有私人找到他,表示只要一车200元左右的费用,就能帮他处理装修垃圾。但是,考虑到这些私人“游击队”基本都是收了钱,将建筑垃圾随处偷倒,他并未允许这么做。大概7月份左右,因为垃圾场所在的荒地也是湖港名城开发商的土地,物业就雇人雇车,将名城的装修垃圾全部运到那里,慢慢越积越多。后来剑苑小区居民意见越来越大,物业就用防尘网布将垃圾盖住,尽量减少影响。   谈到这座垃圾山未来的去处,许经理不住摇头。“只能等我们公司的下一个地产项目开工,做回填用。”不过,对于“下一个项目”何时开工,他也不清楚。   据了解,目前我市共有3个建筑垃圾综合利用项目,分别位于钟楼区的北港、武进区的马杭和绿建区,年处理建筑垃圾能力在170万吨左右,但在2015年我市年产生的建筑垃圾总量已近700吨。无法处理的建筑垃圾何处去,已成为相关部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