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thing & Fashion

甚至把存款搬家也当成一个简单的创新 储户遭异地盗刷 劝退小三暴利生意

证监会换帅 刘士余接替肖钢股市的火要怎么烧?-搜狐新闻  刚刚过去的周末,证监会主席之位完成了交接。肖钢卸任,来自农行的刘士余走马上任。在这个迎来送往的过程中,股市的监管政策将经历怎样的嬗变,为广大投资者所瞩目。   在此情况下,《每日经济新闻》对这两人的从业经历和公开言论等进行了梳理,并统计了历任证监会主席离任后首日、首周以及首月A股的表现情况,以期为您的投资提供有益帮助。   肖钢任内 A股行情跌宕创下多项纪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左越   从2013年3月走马上任,到2016年2月20日,肖钢在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共呆了约35个月。而在这将近3年的时间里,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光大乌龙指、IPO重启、沪港通开通以及熔断等诸多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仅从上证指数来看,肖钢任期间指数涨幅约为26%。然而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关于这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记忆恐怕更多的是这些词汇――杠杆牛市、千股跌停、千股停牌、四天四次熔断、史上最早收盘……   任期内经历牛熊市轮回   35个月,接近三年的时间,对于一份工作而言算不得久。不过,也就是在这35个月里,许多股民的投资生涯得到了极大丰富――其间A股走势跌宕起伏世所少见。即使是进入股市不久的新手,在一年多时间里也已经尝遍了中国股市的千百种滋味。   2014年7月,上证指数从2000点一线起步,昂扬冲上5178点,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走出了继6124点之后的又一个牛市,不过这个牛市最终也只享寿一年。随后,沪指从5178点掉头向下,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下探至2844点。“2015年6月15日至7月8日的17个交易日,上证综指下跌32%。大量获利盘回吐,各类杠杆资金加速离场,公募基金遭遇巨额赎回,期现货市场交互下跌,市场频现千股跌停、千股停牌,流动性几近枯竭,股市运行的危急状况实属罕见。”在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肖钢如此形容。   在这35个月里,市场就经历了一个牛市、一个熊市。而在肖钢之前的6任证监会主席中,只有尚福林任内有此景象,不过尚福林在任时间远超肖钢,长达9年。从这个方面来看,肖钢任内的中国股市行情走势如坐过山车般,堪称最为“刺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资料后发现,从任内上证指数最大涨幅来看,7位历任证监会主席中,肖钢以180%的成绩排在第4位。尚福林任内2005年~2007年间最大涨幅超过500%,为史上最好成绩。刘鸿儒、周道炯分别以378%、194%的任内最大涨幅排在第二和第三位。如果以任期内上证指数涨幅来与前任比较,肖钢仍处在中等水平,35个月26%的涨幅,排在第四位。   沪指6次跌幅超7%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6年12月沪深两市实施涨跌停板制度后,上证指数共有29次单日涨幅超过5%。其中,尚福林任内共有13个交易日涨幅超过5%。肖钢任上,则仅有2015年6月30日、7月9日、8月27日3个交易日涨幅超过5%。不过,自沪深两市施行涨跌停板制度至今的近20年中,上证指数共有16个交易日的单日跌幅超过7%。而在肖钢任内的三年时间里,上证指数就一口气“包揽”了其中6个交易日。   在这6个交易日当中,有4个出现在去年股灾期间。彼时,为了应对千股跌停、指数跳水,上市公司不得不祭出增持大招、以证金公司为首的国家队也入场救市,掀起了史上最大增持潮,而中国基金业协会也牵头私募大佬,史上首次发布倡议书唱多股市。   与此同时,为了规避股价的非理性下跌,仅在去年7月6日就有600多只股票申请停牌,两市停牌股票个数一度超过千只,也因此诞生了史上最大停牌潮。   而在熔断制度下,股市又在今年开年首周创下了史上最早收盘纪录。2016年1月7日早间9点58分,沪深300指数触及7%阈值而提前收盘,全天交易时间仅为15分钟。值得一提的是,肖钢任内上证指数最后一次单日跌幅达7%也出现在1月7日。   ?股市动向?   证监会历次换帅后A股短期多上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左越   2月20日,第七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卸任。而在肖钢之前的六任证监会主席离任后的首日、首周、首月,市场是如何演绎的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梳理后发现,证监会主席离任后首周上证指数上涨为大概率事件。   刘鸿儒1995年3月30日卸任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在其离任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上涨2.53%。第一周上涨4.46%。不过,在其离任后的第一个月里,上证指数最终以8.08%的跌幅“遗憾”收场。   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离任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恰逢周一,当日上证指数上涨2.67%,首周五个交易日涨幅为4.76%。同样,在周道炯离任证监会主席一个月后,上证指数仍以下跌报收,全月跌幅约为3%。   周正庆在2000年2月23日卸任,2月24日上证指数单日涨幅为2.47%,其离任后首周累计涨幅为6.45%。值得注意的是,与前两任相比,周正庆离任后的第一个月,上涨指数保持上涨,当月涨幅为9.55%。   第四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离任后的首个交易日2002年12月27日,上证指数微跌0.09%;其离任首周,上证指数仍然保持下跌之势,单周下跌4.64%。不过,周小川离任后的第一个月,上证指数最终上涨6.86%。   第五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1年10月29日卸任,其是迄今为止在任时间最长的中国证监会主席。上证指数在其离任后的首个交易日微跌0.21%。而在此后的第一周、第一月的指数变化分比为2.22%、-5.66%。   第六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2013年3月离任后的首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下跌1.68%,首周上涨2.19%,第一个月下跌3.71%。   ?观点?   刘士余:理财产品高收益刚兑挤压股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智   在短短一年多时间中,A股市场经历了牛市的疯狂,也感受了熊市的惨烈,证监会屡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而在一次又一次的传闻后,证监会也迎来了新一任主席――原农业银行(601288,收盘价2.95元)董事长刘士余,他将从低调的银行家变身A股守护者。   主张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刘士余1996年至1998年任央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1998年至2002年任央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2002年至2004年任央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2004年7月任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2006年6月任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14年10月任农业银行党委书记、执行董事候选人,随后升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实际上,近几日市场上就已经传出刘士余或将履新证监会的消息。有媒体报道称,据农行内部人士透露,刘士余出任农行董事长以来,作风低调务实,对于工作要求也十分严厉。而在银行系统内,刘士余被誉为“低调的银行家”。   记者注意到,刘士余鲜有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言论中涉及资本市场的则更为少见。其最近一次内容相对丰富的表态,还要追溯到2014年的5月。当时的背景是,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新国九条)。刘士余随后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新国九条的发布,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刘士余指出,资本市场发展的三个维度是:健康,全面和多层次。他认为,解决资本市场各种问题的核心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   刘士余当时提出,未来金融市场创新发展包含五个重点:一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这是对金融工作最底线的要求。二是大力发展债券市场。刘士余认为,债券市场现有的能力消化不了政府债务、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三是亟需规范金融市场创新。四是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比如衍生品CDS要跟上,需要监管部门达成共识,CDS要与金融机构的资本消耗统筹考虑。五是发展贷款转让市场。   屡次强调把控金融风险   实际上,刘士余和股市早有渊源。2004年7月,刘士余升任央行行长助理。在主管金融稳定局期间,央行先后参与了“德隆系”风险处置工作、以南方证券风险处置为契机推动证券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以及配合证监会妥善处置28家高风险证券公司等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刘士余在并不多的公开表态中,涉及金融风险控制的内容频频出现。其曾在公开场合提出,部分上市公司也搞所谓的理财和产业链金融服务,这个做法值得推敲。他指出,“这种理财就是在放高利贷,和实体公司本身行为不符合。”   刘士余警示,现在的某些金融创新,实际上是逃避监管,逃避风险拨备、保险资本约束、信贷指引以及税收等,一味地讲究创新,甚至把存款搬家也当成一个简单的创新,这对全社会经济金融结构的调整和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没有正向贡献。   在这样的背景下,刘士余认为,下一阶段金融市场发展和创新的重点之一是要下定决心整顿金融同业业务和各类理财业务,否则极易把投资者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的道路,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   他举例,投资者拿钱到一家银行购买8%回报的理财产品,这家银行再加3个点,即11%走通道,通道机构再加3个点,这笔资金就以14%的成本进入实体,“这种层层加水,每个环节都扒皮加码的做法直接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对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毫无贡献的,而且是会把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带入极其带有赌博心态的短期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太会有人拿钱去买股票,股市有风险,而买这个通道的理财、同业产品是稳赚不赔的,因大家都知道一旦出了风险,机构迫于各方压力会刚性兑付。   实际上,刘士余近年来最受瞩目的一个表态,其实是关于余额宝的。在此前银行与支付宝之间引发的余额宝大战中,刘士余就曾指出余额宝不是金融创新,只是简单地把存款搬到互联网,对实体经济也没什么贡献,这一观点在当时引发了极大争议。   另外,2014年6月,刘士余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党的十八大以来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有关工作的情况。刘士余当时提出,金融工作将牢牢把握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全面深化金融改革,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和改善金融监管,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