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cellaneous

我们是天生平等的 黄子韬被告上法庭 运钞车被劫匪炸开

过年回家做女仆还是做男仆?   看电视知道,今天已进入春运第10天。新闻中的“民工返乡”,到了段子手嘴里被演绎成另一番模样:“这几天,上海的L inda、M arry、 V ivian、G eorge、Justin挤上了火车,回到老家,名字又变成了桂芳、翠花、秀兰、二饼和狗剩。”虽调谑,却很传神。   联合国妇女署官员马雷军也有自己的视角,他关心的是性别平等,他的一句话让许多年轻女性深有同感,“去男方家什么都干不是贤惠,是性别不平等”。(昨日网易新闻)   评论里有网友附和:“在妈妈家做女王,在男友家做女仆。”可是我忍不住替许多男同胞补一句:“在父母家做王子,在丈母娘家做白马。”   单看一个在男友家做贤惠状的女性个案,无法判定性别不平等普遍存在。因为还有许多男性在丈母娘家做男仆。只有统计出两者的数量比例,才好下整体判断。不过,现在最流行的性别政治正确,仍是保护女性免遭男性的压迫,而不是逆向歧视。   然 而像我这样从来没有机会享受大男子主义红利的新时代男人,对“去男方家什么都干”这种“传统”实在难以产生共鸣。我多么希望她回到家之后被“封建礼教”压 迫,而思想开明的我毅然出手,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然后在她充满爱慕的注视中,我大义凛然地说,我们是天生平等的,谁也不是谁的附庸……   这 一切只能是梦。事实上,我们面对的是“什么都不干而理所当然”的另一半,以及对这一切熟视无睹的父母。而在平时,我每每倡言“性别平等,公平分配”,得到 的回答都是“连几个碗都不替我刷,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在此之前,我们早已议决“我做饭,你刷碗”,最终只能我做饭我刷碗,无语凝噎。   不 过我要承认,春节是一个观察社会问题的时间窗口,看看每年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那些“返乡笔记”就知道。原因是多重的:一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以故乡的 陌生人身份带回了发现问题的眼睛。二是农村往往是社会问题最后的根据地。许多在城市里已经解决的问题,在农村依然有残余,性别平等就是其中之一。   比如,重男轻女的生育观念在城市已基本绝迹,在一些农村地区仍然痼疾难除。再如,在许多农村地区,客人来了,女性只负责做菜,而没有上桌吃饭的资格,城里人对此会大为惊讶。这些问题依然需要各界的关注,以及协力消除。   综合各种现象我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男女平权事业革命仍未成功,但全局性、结构性的性别歧视已不存在,局部甚至出现了逆向歧视。对于从未享受大男子主义红利却在受小男子主义之害的同学,我只有一句话相赠:就当为祖宗还债吧。□西坡 责任编辑:黄睿 SN224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