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 Entertainment

1个月前 赤裸女子高速自尽 又一金毛托运惨死

“壮志未酬”肖主席,“死有余辜”路透社 “壮志未酬”肖主席,“死有余辜”路透社   文 王海涛   2016年2月20日,星期天,肖主席告别了他奋战了1000多天的证监会。当此卸任之时,肖主席适合吟诵这样几句诗――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怎么突然想到这样的诗句呢?因为最近几天流行写诗,吸引了大家的大家对诗和诗人的兴趣。   遗憾的是,大家就发现,诗人一代不如一代了。甚至有人给一个美女诗人的微博留言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写诗呢?”这句话翻译成古诗,大概就是“卿本佳人,奈何写诗?”   对此,歌手吴克群在《为你写诗》的歌中有所回答:   爱情是一种怪事,   我开始全身不受控制;   爱情是一种本事,   我开始连自己都不是;   为你我做了太多的傻事,   第一件就是为你写诗。   抱歉,跑题了,本文无意谈论爱情与诗,而是想为肖主席送行。   3年前,肖主席接替郭主席,就任第七届中国证监会主席。短短的1000天里,股市告别了熊市,经历了牛市,遭遇了股灾,体验了熔断,最后一算账,沪指涨幅26%。肖主席这段并不漫长的革命生涯,惊心动魄,色彩绚丽,涵盖了梦想,改革,牛市,幻灭,期待,虽然只有3年,仿佛精彩的一生。   肖主席的3年,是改革的3年,要搞注册制,扩容新三板,推动退市机制,打击内幕交易……每一个改革方向都正确,都理应给中国股市带来光明的前景。甚至,牛市也真的来了,甚至,牛市还被镌刻上了“改革牛”的标签,一批漂泊海外的中国概念股都宣布要回归A股票了,正当形势一片大好,崩盘突然而至。   于是,人们发现,改革跟牛市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股市的问题不只是股市的问题。于是,有人说,如果3年来证监会什么也不干,股市也不至于这样吧。于是,很多从股灾里爬出来的股民发出了最后的吼声:换掉肖主席!   能够被群众大声疾呼换掉的“主席”,恐怕只有足协主席和证监会主席了。这俩主席挺命苦的。一个不能上场替球员把足球踢到门框里,一个不能上场替股民把钱赚到口袋里。在主席的带领下,我们冲出过亚洲,我们走向过世界,我们体验过6000点,奈何终究都像昙花一现镜花水月,股价被打回原点,改革依然在路上,每个主席都有点壮志未酬被下课的悲壮。   肖主席尤为悲壮的一点是,在应对股灾紧急关头,发现身边藏着一堆腐败分子。如果没有股灾我们可能还没机会知道,肖主席的身边有俩老虎,一个副主席姚刚,一个主席助理张育军。唉,主席好孤单,改革好艰难。   即便如此,中国的股民们还是想要换掉肖主席。他们牛市挣钱的时候,是因为自己雄才大略,他们股灾亏钱的时候,是因为证监会昏庸无能。不要以为我在嘲讽股民,不是的,股民的逻辑是行得通的――人民的幸福是自己创造的,人民的苦难是领导造成的,呼喊“下课”其实是股民最无力的“姿势”。   但是下课这事儿是需要技巧和时机的,既要让股民觉得他们的呼声被听到了,又要让改革者走得体面。1个月前,路透社突然单方面宣布了肖主席的“请辞”,就非常不合适。证监会迅速辟谣,指出“肖主席请辞”的消息与事实不符。当时,路透社还说,接替肖主席的有3个人选,一个是A,一个是B,一个是“不知道”。   2月20日,新华社消息说,接替肖主席的是刘主席。事实证明,刘主席就是路透社“不知道”的那个人。小样儿,国家秘密都让你知道还能叫国家秘密么?我是非常讨厌这个“在路边打探并透露小道消息的通讯社”的――若不是它捣蛋,可能刘主席早就上任了。   确实,路透社死有余辜,不过,今天它可以瞑目了。   在路透社瞑目之后,在刘主席上任之后,中国的股民们已经开始期待一场“牛市雨”了――这种期待实在是奇怪得无厘头但又确实美好,梳理过去几次换人之后的股市,上涨的概率挺大的。但如果继续梳理,就会发现即便是“换出来”一场牛市,对大多数没记性的股民而言依然是然并卵。或许,用不了多久,会有人怀念肖主席的。   留一个光明的结尾吧――股市还将继续改革下去,长远来看,中国的各种投资渠道,看来看去,还是股市“最有希望”的地方――总能燃气人们解套的信心和赚钱的希望。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