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耗重金建美丽绝伦花园却落得穷困客死异乡下场

      天还没亮就带着?胧的睡眼游览了建水古镇的朱家花园,对于建水这个地方的陌生不仅仅是单纯的不了解,而是闻所未闻。云南每回带给我的印象都是截然不同的。据说,建水就是古代的临安所在,这个小县满街的古建筑朴实得如同古装剧内的场景,行走在石板路上,每一步都是前人足迹,这里实在不适合走马观花,太多太多的历史值得咀嚼,太多太多的前尘逸事能深刻感知。   我们到达朱家花园时,天还没全亮,当时大家都挺郁闷游花园为什么要起个大早,可是当进入这座如红楼梦内的大观园般诺大庭院时,一下子代入其中,清晨的安静让原本幽雅的庭院更显清雅,层出迭进的院子错落有致却井然有序,小姐绣楼虽然倩影无踪,却余香犹存。整座大宅的建筑考究得让人震撼,不亲临其境难以相信这样的古代豪宅竟出现在云南边陲之地   追溯起这大宅子的家族起源可到明代,朱家先祖从湖南麻阳迁徙到云南建水,定居于西庄坝西高伍,于明末清初又移居到白家营村,并诞下两儿子分别名为子卿,永祜,数代一直以经营茶叶丝绸的小本生意为生。   就在朱永祜出生不久,朱父在“流寇之难”中去世,自此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朱永祜为人恭廉孝敬,又诚实谦和,因此虽家境清贫倒也安逸。到了朱永祜儿子朱广福一代,举家又迁到建水老马坊村,并开始盖房置业,家道中兴,朱广福更涉足锡矿业,购买矿山,兴建厂房成了滇南的锡矿业东家。   朱永福出世后,其子孙朱成章、朱成藻兄弟(朱广福之子)及子侄朱朝琛、朱朝瑛、朱朝琼、朱朝瑾等两代人先后进入仕途,涉足官场,自此家业更兴旺,家族业务更开始走向国际,开设商贸进出口公司,贩卖锡锭和云南特产。光绪年间朱家已是滇南富绅,除了蒙自的总公司外,同时在香港,昆明,建水,河内设立了分公司,家道进入了全盛时期。   而朱家花园就于此时开始兴建,当时的朱家最不乏就是财力,可因为园子规模大,设计也复杂,因此迟迟未能完工,就在建到一半时,朱朝瑛因涉及个旧起义被迫逃亡海外,直到宣统年间才重返故里,朱家花园才又重新修建。   可这座美丽的园子并没能给将朱家的荣耀保留下来,仅在朱朝瑛的政治生涯中就曾被抄家数次,最后也随着朱朝瑛的政治生涯惨败而易主,但却见证了朱家的百年荣耀,几许浮沉,从农家到富贾最后家道中落,从辉煌到陨落仿佛一帘幽梦,曾经咤叱风云的朱朝瑛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收场。   朱家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虽然很多地方已遭到破坏,但建筑主体仍然完好,经修复好重现当初的辉煌,而这个大家族的荣耀兴衰早已经被拍成电视剧集流传于世。   当旭日徐徐升起,光影透窗入堂,阳光的温暖仿佛融化了这百年老宅的冷清,修复后的大宅镂金彩绘,染翰流丹如同全盛的往昔,除却只缺了少爷折扇摇,小姐步摇声。替之是骆驿不绝来自各方的游客如我们般,惊叹着惋惜着这曾尊荣一方的大家族淹没在历史更替的洪流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感叹蓄芳阁内的闺秀们精致却又郁闷的一生,锦衣玉食能否弥补狭隘的人生也未可知,与此相比,更享受世界的广袤,尽管露宿风餐,面迎骤雨狂风,能仰望星辰伴月悬空,能穿越高山河流,能蜗居简舍,能享受星级酒店奢华,那才是人生。      

京都花见小路美女多

     我自己也在纳闷为什么国内人那么喜欢去日本旅游,为什么那些日本的游记和攻略极尽全力加以美化日本景点,真的有点过了。仔细想想有这几个理由吧,一是日本和中国的地理距离近。二是二国之间历史渊源和旅居日本的华侨多,探亲访友开始,到现在成群结队。三是明显受台湾人的影响,很多日本旅游线路,自由行也都是仿照台湾人,似乎台湾和日本的关系还要扯不清楚,看邓丽君在日本的欢迎程度就知道。我是在很多亲朋好友劝说下才去日本旅游,一直从心里莫名其妙的小瞧日本国,也小瞧台湾岛,去了日本旅游之后对它依然没什么好感,估计这篇博文扫了那些日本粉丝的兴。现对日本观光后的印象总结如下。好的方面就是日本人很艰苦勤劳,做事认真,做人踏实,非常爱干净,中国人的确要好好学习。不喜欢的地方,保守,宗教迷信极严重,现在国内也差不多,老百姓奴性很强,女性地位很低,等级观念特别强,旅游时发现日本人英语比中国人还差,酒店前台几乎都不能用英语交流。在日本消费贵,只能早餐能吃饱,晚餐吃不饱,而且也不喜欢日本餐,除了生鱼片好吃外,其他日本餐真心上不了台面,中看不中吃。对我而言,日本旅游没什么特别壮观的美景,以上纯属个人观点,喜欢去日本的不要受我的影响,中国新年之际肯定大批国内人涌入日本国。这篇博文介绍的景点肯定会受到网友们喜欢,看了照片,相信很多网友会仿照走一遍。                  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友好态度仅仅是出于礼节,规矩太多。我曾经受邀请拜访过一位日本艺术家,客人走正门,主人反而走偏门,以显示友好客套,有点虚伪。但是请客人吃的东西实在寒酸,证明他们的生活很节俭,不浪费。反正我受不了,本人还是习惯西方欧洲人的生活方式。         这篇博文的照片都是在京都的花见小路 Hanamikoji Dori, Higashiyam ku,和锦市场 Nishiki Market所拍。      日本美女还是很大方,对着镜头从来不忸怩作态,中国人相比还是上不了台面,见识少吧。         京都老房子多,多说京都是仿造中国的西安所建。那里的确有很多寺庙,也有不少神社,反正我对宗教迷信场所不喜欢,拍一些照片就走,照片也算是为网友所拍。这和拍比基尼照片,都是为了国内网友才费时间拍的,不写博客才懒得拍这些照片。在京都一共呆了4个晚上,时间还是不够,喜欢观赏古迹的网友,京都是值得去的。                     尽管日本消费贵,在京都还是住的很好,2晚住在知恩院会所,看照片就知道,一个人住的很宽敞,不能亏待自己。            很多人去日本,吃住都差,还不断在日本的好话,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每晚1000人民币,另外晚餐是30欧元,booking上订的时候,选了晚餐,一杯饮料都是60人民币,差不多300人民币的晚餐,勉强够吃,我的胃口不大,假如东北人游客肯定半夜还得起来吃方便面。      第一晚吃的是牛肉,其实是很薄的牛肉片。第二晚是火锅,也没有很多食疗,看着不错。后来2晚住在Crown Plaza酒店,晚餐价钱差不多,但是是自助餐,总算吃饱,当然和上海国际品牌5星酒店相比,还是略微逊色。                              锦市场据说设立于天正年间(约400年前),作为江户时代生鲜食品批发地“锦之店”而闻名。现在,从锦小路街的寺庙街到高仓,东西约400米,已有130多家店铺。主要销售鲜鱼,生鲜食品,加工食品,京都料理的材料等,堪称京都的厨房“锦”以料理屋,旅馆等业务为主,不仅京都市内,产品也受到来自远方的访客青睐。                  …

南宁临胜街,这座即将消失的城市文化灵魂

       今年去广西南宁,我住在自治区委对面的一家酒店,酒店的旁边就是南湖大桥,站在桥上面,放眼望去,进入眼帘的是碧蓝的天空和整洁的城市街道。这样的风景是我最喜欢的。   我的好朋友胡雁兄说,来广西南宁首先要去中山路走走,因为那里是夜晚最热闹的地方。许多小吃、还有地方特色都在这里,每一个来南宁旅游的人都要去那里走走、看看,也要品尝一下那里的地方小吃。   说实话,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地方人多、热闹,但是做的饭菜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喜欢热闹,所以,像这样的地方,全国都一样,有小吃的地方,就有许多人;而人多的地方就呈现出生机勃勃。   我也是,每到一个地方,也要去最热闹的地方看看,我想,只有到了那样的地方,才能感受到当地文化和旅游的氛围。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甚至,我们吃最垃圾的东西,但它最能反映这座城市的繁华和繁荣、经济和文化。   也许,我这样说,会有一些人不高兴。确实,我们在最热闹的地方,吃的是最不卫生的饭菜。   好了,我就不说这些打击大家的兴趣的话题了。   对了,我在南宁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说,其实,在南宁还有一个地方要去看看,那就是中山路旁边的一个叫临胜街南,那里有古老纯朴的老房子,还有不像四合院的小院子。这座小街道,不久后就被拆除。   那天下午,阳光明媚,我独身来到这条具有历史和文化的小街道。当我站在中山路上时,就看到这座在高楼大厦下面显得不起眼,或者有些破旧的小街道。   我顺着指示牌来到了小楼的下面。这是一座古朴或陈旧的小区,一些砖瓦已经很旧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尘埃的微光。我走进一条小巷子,一边行走一边观察,仿佛一个考古专家在查看历史一样,观看这座即将逝去历史光芒的旧楼。   当我背着相机在狭窄的巷道里逛游时,坐在门前的一些大妈对我投来异样的光芒。甚至,还有一些大妈想站起来问我是干什么的,但估计看到我呦嘿的脸以及强壮的身体后,没有一个人向我发出声音。   其实,我当时心里也很忐忑的,因为,要是人家门把我当成拆迁办的,一群人将我团团围住,我也是有口说不清!   后来,我拍了一些照片后,马上离开了那条小巷道,以及那一座座古朴的小楼。我想,我不能为即将倒塌的古楼起到什么作用,我只是用手中的相机拍下历史的痕迹。其实,我在小巷道里行走时,我看到很多关于拆迁的通知和标语,我明白那是什么?   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的城市里,每年都有一些关于历史小楼或承载文化的房子被拆除,这些旧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一座城市的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记载的是我们祖先的身影,我们应该保护这样的地方。   在南宁的几天时间里,我感受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的美景,欣赏到了地方文化,品尝了地方特色。但是,在我的心灵深处,这座小楼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此刻,我坐在青海西宁的房间里写字,但我的心仿佛又回到了那座充满历史痕迹的古旧的小巷道里,一边行走,一边拍着照片……   2017年1月25日 古朴的砖瓦诉说过去的故事 狭窄的小巷里有许多曾经的故事 虽然砖瓦陈旧,但是门上的对联依旧大红 不知这条小道承载了多少过去的故事 这样的大门和这样的墙面很少见到了。 注意安全,但是这里的电线等像蜘蛛网一样复杂 冬季的南宁午后阳光很好,人们坐在门前晒太阳。 路过一家鱼店,老板娘在很麻利的杀鱼。